中共肥东县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

今天是:

为“乡贤”树碑立传的范本《人物志》

发布日期:2019-01-10 浏览次数:840

为“乡贤”树碑立传的范本《人物志》

     ——读安徽省《肥东县志·人物》之蛙见

吴忠礼   吴晓红

我是安徽省肥东县人,1959年春节后离乡,从巢湖之滨的湖滨乡,来到黄河之畔的宁夏银川市,屈指已经56年了。真是往事如烟、似梦,恍如隔世啊!不由得让我想起了两句唐诗:“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贺知章)。遗憾的是,我已操一口“宁大话”——蹩脚的宁夏味普通话了。

承蒙抬爱,日前获赠《肥东县志》一部。于是便如饥似渴、挤时间开始拜读。乡志是一部印刷精美,图文并茂,洋洋近300万字的鸿篇巨制。读文观图,故乡的地理历史、经济社会和人文乡贤等内容均历历在目,尤如聚米图经,跃上几案,使我沉入深深的乡愁之中。

《肥东县志》是我读到的县志中,一部堪称上乘佳志,当然也是我这个从事修志工作30多年老兵学习的范本。现仅就该志第二十一篇《人物》发表一点读后感,以抛砖引玉,并求教于博雅诸君。

一、 写好《人物志》是志书成功与否的重要标志之一

首先,因为《人物志》是地方志的“七大体裁”之一:概述、大事记、各专志、人物志(传)、图、表、附录。“七休”是志之所以姓“志”,而有别于“史”和其它文体的体裁规范,故凡称良志者,皆不可或缺。所以前辈有“古来方志半人物”、“邑志尤重人物”、“地以人贵”等名言传世。现在,新中国倡修新方志,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早在第一次颁布《新编地方志工作暂行规定》(1985415日)和《关于地方志编纂工作的规定》(199758日)的两个文件时,都规定社会主义新方志要设立《人物篇》,并对如何写好《人物篇》作了具体要求。从近30年的修志实践来看,方志中的《人物志》往往是社会各界关注的敏感点,写不好就有可能出状况,甚至影响某地安定团结的大局。

《肥东县志》全书篇目为二十四篇,《人物》为独立一篇(第二十一篇),在谋篇布局中,其地位居“门类”之中的一“门”,属于第一级。篇下含三章十六节,分属第二、三级。从体例统属关系上看,是合理的,给《人物志》安排了应当具备的位置——第一级的“七体”之一。

其次,社会主义新方志与旧时代的方志相比,两者有着本质性的区别。新方志具有“四新”的特点,即用新观点、新体例、新资料、新方法编修而成的。其中的“新观点”,主要体现在对于历史事件、历史人物等内容的记述,要坚持马列主义作为指导,运用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既要做到实事求是、秉笔直书,又要顾大局、讲政治,传信后世。马克思主义认为,历史是人民群众创造的,所以新志书当然要理直气壮地为人民群众树碑立传,这是新方志编修的一个大原则问题,而不是篇目设计中的一般性技术问题。如何全面体现这个原则,不仅要求写好《人物志》,还应在全书的各个门类、各个部分充分做到“以事系人”,以扩大各行各业中劳动人民“入志”的容量,以充分体现人民群众是历史主人的地位。然而,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既要旗帜鲜明的肯定人民群众是创造历史的主人,批判“英雄史观”、“英雄造时势”的历史唯心主义,同时也不能否认英雄豪杰、社会精英和革命领袖们对于历史发展的特殊贡献,有时甚至还要肯定正是人民群众中的少数“先知先觉”者,给人民运动拨正了船头,指明了方向,推动历史沿着革命的大方向顺利航行。

《肥东县志》全书约300万字,《人物》一门约46万字,约占全书总字数的15%。如果再把各章节中“以事系人”的内容计算进去,仅从份量上看,“人”在志书中所占的比重是具备了。

再次,新方志要做到厚今薄古,尽量加大对于时代先进人物的表彰面。因为方志有一种“表彰家乡”、“扬善教化”的传统。在坚持“生不立传”和不以官位决定取捨的前提下,尽量让各界战斗在第一线的各方面劳动者以及他们之中的先进人物和时代的英模人物们“入选”志书,以享受应有的荣誉。更何况我们今天所编修的是社会主义新方志,其新,不仅要体现人民群众是历史主人的原则,还要强化时代新风貌,即把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完成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和改革开放新时代三个历史阶段的伟大征程中,家乡人民的巨大贡献,充分地记录在志书之中。与此同时,既要记录英雄人物的业迹,而民间许多为人民群众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所谓“小人物”也不能被忘却。所以,总体上来说,要求新方志一定要做到“厚今薄古”重点放在近现代和当代。

《肥东县志》在《人物志》的篇章设计上是动了脑筋的。读者可以看到《人物篇》之下又分设《人物传》、《人物简介》、《人物表》三章,其中第一章的《人物传》,全部录入故世人物,既坚持了地方志“生不立传”的传统“家法”大原则,又创新性地运用另外两种形式——《人物简介》和《人物表》,大量录入各行各业和各阶层的在世先进人物,这样的安排也就大大地扩大了《人物志》的表彰对象,使列入《人物志》受表彰人物的总数达到4789人,其中第一层次的立传人物83人,占1.7%;第二层次简介人物174人,占3.6%;第三层次入表人名4532人,占94.6%。另外,在全部入志人物中,党政军界的官员为1903人,占39.7%。显而易见,《人物志》的特点凸显出来了:坚持了“生不立传”的方志传统志规;符合“厚今薄古”的编纂要求;达到了“扩大表彰面”的志书重“褒扬”的特点;同时做到了以各行各业在第一线从事实践活动的劳动群众(包括在民间的一些所谓“小人物”即各类能工巧匠)以及他们中的代表人物——英雄模范,占主导地位等一系列编修《人物志》的基本规范要求。可见,这篇《人物志》是有创新、有胆识和集聚正能量的成功范本。

二、 写好《人物志》是构建乡贤文化的基础

《人物志》是地方志的重要门类,但凡能够入志的人物,不论是立传、简介、存名(列表)等,一般都是一方名人、好人、能人、善人,均被乡亲公认为有德行、有才能、有声望,受人尊重的社会名流。地方志书中往往称他(她)们为“乡贤”。自古以来,家乡给予乡贤以很高的荣誉,具体做法除了在其故世后能在乡志中为其立传,或配祭地方孔庙,或入乡贤祠,甚至还给予某些大贤者,以生前就建立生祠、树功德牌楼(坊)和享受“乡饮”等殊荣。

由众乡贤而形成乡贤文化,虽然只是一种地域文化、子文化,但是众多地域文化的汇合,就形成了中华民族的大文化、母文化了。所以乡贤文化实际上就是祖国民族文化的基础。乡贤者,乃乡野贤良之士也。换句话说,乡贤文化也必然是精英文化、优秀文化,即民族文化的本质内核和主流价值观的体现,是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传统的重要载体。

随着历史的发展,时代的前进,在家乡的《地方志》书中,除了留下古贤的英名、圣迹以外,还不断涌现出一批批今贤(新乡贤)的芳名、贡献。新乡贤一般都是一方的行业能手、文化精英、道德楷模,是大家学习的榜样。新乡贤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他们大多是站在改革开放新时代风口浪尖上的弄潮儿,是成功的实业家、实践家,积累了丰富战天斗地和创造财富的经验与本领。那么,家乡的地方政府如何动员这批乡亲回到故里,反哺家乡,造福一方,这对于乡土重建,乡贤重建,乡贤文化重建,意义是巨大的。编修新方志,虽然撰写了《人物志》但是只完成任务之半,所剩下的工作还很多、更重要,那就是推动“读志、用志”的实践活动,即通常所说的“文化搭台,经济唱戏”。我认为这句话是否要改为“地方志搭台,经济和文化两台大戏同唱,以提高家乡的硬实力和软实力。

《肥东县志·人物志》中,收录了数千人的有关资料,其中百分之九十左右是在世人物。当地政府应不难从中发现各类人才,只要组织得好,方法得当,其中一定蕴藏有巨大的“资源”、“能量”和“生产力”,当是推动家乡各项事业发展的一股强大的“东风”,这出《借东风》的大戏一定很精彩,很值得一唱。

三、《肥东县志·人物志》是一部爱国爱乡的好教材

由于方志的传统,是从“表彰帝乡”和“表彰家乡”的传统中发展而来,所以《人物志》是正面人物的大检阅,堪称家乡的“名人谱”、“乡贤堂(祠)”,而且这些入志的人都是大家熟悉的,看得见,在身边,或与自己有某种关系的“乡亲”、“乡党”,自然格外可亲、可敬、可信,成为家乡最好的学习对象,最好的乡土教材。“润物细无声”,教化一方,陶冶众乡亲,真是无可替代,它所释放出的正能量一定被绝对放大了。

教育,当然要以正面教育为主,但也不应当忽视反面教员的垂戒作用。因为任何事物都是对立统一和一分为二的,无上何有下,无坏何为好,红与黑都是相互依存的。所以在《人物志》中,立一根历史的“耻辱柱”,绑上一二个具有某种典型性的、民愤极大的反面人物,让后人唾骂、警视,也会收到某种特殊的教育作用的。

《肥东县志·人物志》所收录的人物总数4700余人,其中可定位正面人物大约占三分之二,中性人物约占三分之一,真正的反面人物为极少数,比如汉奸、恶霸陈俊之之流,极为典型。对于反面人物的入志或立传,是对旧志书的一种突破,也是新方志的大胆创新。我认为只要按照事先拟定、经过批准的“入志人物规定”的既定标准选择、选准,完全是可以一试的,这不会影响新方志的教化功能和《人物志》的乡土教材作用。

《人物志》的教育作用是全方位的。首先,教育人们要爱自己的家,不知爱家,何由爱乡?同时教人们爱故乡,不知爱乡,何由爱国?国家是由家庭、家乡(村落)组成的,正所谓“爱国之道,始自一乡矣”。爱国是大爱,是方志教化功能的落脚点。其次,教育人们要理论联系实际,动手参与建设自己的家乡,进而做建设国家,振兴中华,实现民族复兴的伟大中国梦的实干家。也像古贤那样,做到“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种“家国同构”的爱国主义理念,在志书中有独特的反映,因此可以这样说,在方志《人物志》平台上所演义的乡贤文化,也是当代中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形成的思想资源。

吴忠礼:原任宁夏地方志编审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兼自治区方志办主任、宁夏社科院副院长、研究员。

吴晓红:现任宁夏回族自治区地方志编审委办公室年鉴编辑部主任、正编审(吴忠礼大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