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肥东县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

今天是:

人文凸显 特色鲜明

发布日期:2019-05-22 浏览次数:642

人文凸显  特色鲜明

——《肥东县志(1986—2005)》读后

史 五 一


《肥东县志(1986—2005)》(以下简称《肥东县志》),由方志出版社出版,全书采用中篇体式,共设24篇94章,计290余万字。拜读该志,深感其是一部经济与人文并重,文脉与史脉并存的好志书。全书优长之处颇多,限于篇幅,在此仅从以下方面择要略述观感。

一、内容丰富,资料翔实

地方志书有“一方全史”和“地方百科全书”之美誉,它最大的优长之处就是在记载内容的全面性和丰富性上,为其他典籍难以企及。从宏观上看,《肥东县志》除概述、大事记、附录外,共设建置区划自然环境、人口土地环保、政党群团、人大政府政协、军事公安司法、人事劳动民政、城乡建设、交通邮政电信、电力水利、农业、工业、建筑业、乡镇企业民营经济、商贸旅游、财税金融保险、经济综合管理、教育科技体育、文化档案方志、卫生医药、社会生活、人物、乡镇概况、艺文、肥东丛谈等24篇,涵盖了自然、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等各个方面和各个领域。宏观内容非常齐全,且编排有序,归属得当。从微观上,一般记载内容都细分到“目”或“子目”,记述十分详尽,以“交通”为例,第一节公路建设,下设道路、桥梁两目,道路一目下设高速公路、省道、县道、乡村道路3个子目,详尽地记述肥东县境内2条高速公路、3条省道、5条主要县道,对每一条道路的长宽、起止、建设时间以及投资款等都予以载录。第二目桥梁,下设9目,主记9条桥梁,对每座桥梁的记述可谓具体入微,详之又详。改革开放30多年以来,肥东经济社会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尤其是公路建设,发生突飞猛进地变化,跃上一个新的台阶。公路建设与地方经济的发展息息相关,是密不可分的。常言道“要致富,先修路”“公路通,百业兴”这是经济发展的必要前提,没有便利的交通,就没有经济的发展。

再以“居民生活”为例,该章设了居民收入、居民消费和居民新建住宅3节,从1986年一直记到2005年肥东人民生活状况。以“1986年至2005年肥东农村居民人均收入及构成表”“1986年至2005年肥东县在岗职工人数及工资概况表”“1986年至2005年部分年份肥东县行业职工年平均工资表”“1986年至2005年部分年份肥东县农村居民年人均支出及构成一览表”“1986年至2005年肥东县新建住宅情况一览表”等5张表,反映全县居民收入与消费变化以及城乡居民住宅变迁。我们常讲改革开放以来,社会进步,经济发展了,人民生活水平提高,而发展和提高绝不应停留于空洞的表述,只有用具体而翔实的数字才更具说服力,也更能取信于民,《肥东县志》对人民生活的记载,就是这方面真实而生动的写照。同时,值得一提的是,在“社会生活”篇下单设“姓氏宗祠家谱”一章,分设姓氏、宗祠、家谱3节,在“姓氏”节下,详细记述了该县内姓氏人口数及分布情况,很有意义。姓氏不仅是公民区别于他人的文章符号,还承载了一定的社会意义。家庭是社会生活最基本的细胞,而姓氏是家庭联系纽带,是人们纵向、横向社会关系的标识,记好一地姓氏分布情况,可以增强人们的家族亲情观念和集体意识;也有利于依据姓氏和名字来区别不同的人、理清相互关系,方便于社会交往的开展,利于身份管理的有序进行。至于宗祠、家谱是宗族文化的集中体现。数千年来,中国一直具有厚重的宗族传统,宗族在社会生活中扮演着绝对重要的角色。家是社会的细胞,宗族是血亲家庭的集合,国是宗族的联合、社会的整体。“有国才有家”“落叶归根”“千年亲戚,万年祖宗”依然是中华民族宗族文化的内在逻辑。对于今天的中国人来说,宗族既是一个可以借此理解自己祖先生活方式、内容及意义的重要话题和途径,也是一种为当下生活环境和人际交往圈子提供注解、要求及理由的历史文化资源。《肥东县志》浓墨重彩地记述这一块内容,意在凸显:“在当代宗族文化复兴的大背景下,客观认识宗族的社会文化功能,在现代文明秩序中纠正其偏离,秉承其家国情怀,实现中华民族的千秋家国梦。”其意义不容小觑。

《肥东县志》为多留下堪存堪鉴之资料,巧设专记、附记,并使用楷体字以与正文宋体字相区别。分别设了“1991年抗洪救灾纪实”“卢荣景九上龙泉山”“2814项目开发”“罗岗能源生态村”“朱镕基考察肥东粮食工作”“大邵洋蛇灯”“肥东满族的由来”等7个专记;又设“2005年龙山乡郑元村小孔自然村人口长寿调查”“环境污染事故查处”“特大交通事故”“重大火灾”等21个附记。为何这样设置而又如此浓墨重彩,从志文本身可以看出是一种精心安排,所选之“材”或“特异”“非常”,或“他无我有”“他有我优”,或因“重大”而价值“非凡”。但受志书体例的约束不能深度展开记述。专记、附记设得好,就像红线穿珠,使志书熠熠生辉,编者巧妙地把握了点与面的关系,紧扣深化志文内容这个基本宗旨,更有效地突出时代特征、地方特点,极大地丰富了该志的资料性和可读性。

二、精心勾画,特色鲜明

地方志志书既要展示地方特色,又要体现时代特点,《肥东县志》在这两个方面探索非常成功:

第一,该志篇目设计充分展示地方特色。地方志是一地综合地情书,而地情又是有鲜明个性和特质的,如何把握和凸显一地的基本特色,并充分反映到志书中特别是篇目中,彰显个性与亮点,避免千志一面,是地方志工作者着重思考和探讨的问题,《肥东县志》的编者在挖掘地情方面做了许多调查研究,对于自身特色有了全面把握,体现在篇目设计中,比如,肥东是“全国建筑之乡”,素有“安徽建筑看合肥,合肥建筑看肥东”的美誉。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肥东县建筑业异军突起,成为省内外颇有影响的一支建筑大军,成为县域经济一大支柱产业。2005年,全县建筑业从业人员输出15万人分布在安徽、北京、广东、西藏等25个省(区、市)。为此该志单设“建筑业”篇,分设建筑队伍、建筑施工和建筑管理3章,全面记述该县建筑企业与队伍构成、建筑设计与技术装备、建筑业经营与管理等,浓墨重彩地彰显了肥东的鲜明地方特色。

第二,该志的篇目设计充分凸显时代特征。地方志是特定时代背景下的地情汇录,必然会烙下时代的印记,因而,反映时代特征也是志书编纂者们肩负的使命,《肥东县志》是一部续志,详今略古,续而不断,但其记述的重点仍是1986年—2005年底,这段历史时期最鲜明的特点是改革开放,因此,改革开放是该志记述的重点,该志采用了分散记述方法,把农业、工业、商贸、金融、财政、税务、社会保障、人事、教育、科技、卫生等方面改革放在相应章节中记述,既突出特点,又便于操作,相得益彰,此法符合续修志书的体例要求。

第三,该志的篇目设计彰显了基本国策的首位度。基本国策即国家的基本政策,是党和国家对关系全局利益的某一领域、某一方面的工作所规定的主要目标和任务。它通常是国家管理各条战线、各个部门的政策,是国家规范全国范围内较长时期行为的总政策和在某一基本领域所实行的主要政策,对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具有重要作用,在政策体系中处于最高层次,与国计民生的关系也最大。该志编者敏锐地把握到这一点,独具匠心,在志首设“人口土地环保”篇,分设人口、土地、环境保护3章,充分展示该县在贯彻基本国策方面的一系列措施及其成效。资料翔实,数据给力,令人耳目一新。

三、文脉史脉并存,留住乡愁乡思

志书在突出地方和时代两个特色同时,如何彰显地方人文特色,传承地方文明,也是二轮修志的着力点。不久前,习近平总书记指示:“要高度重视修史修志,让文物说话、把历史智慧告诉人们,激发我们的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坚定全体人民振兴中华、实现中国梦的信心和决心”。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也对地方志工作作出批示,指出:“(地方志工作者要)直笔著信史,彰善引风气,为当代提供资政辅治之参考,为后世留下堪存堪鉴之记述。”习近平总书记的指示和李克强总理的批示高屋建瓴,意义重大,充分体现了地方志在人文传承、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等方面的基础性作用。《肥东县志》在这方面做得很给力,人文很厚重。单设“艺文”篇,分设著述书目;碑记、墓志、谱序、史考;诗文辑存3章,收录宋代以来肥东仕宦、文人、学士、名僧、乡贤留下的著作与各类文学作品,以及外籍名人创作与肥东相关的作品,历史跨度大,类型多样,内涵丰富,一些作品读起来,朗朗上口,回味无穷。

《肥东县志》是一部续志,记述的重点是1986—2005年,为做到续而不断,传承文脉史脉,该志单设“肥东丛谈”篇,专门收录肥东两位著名人物包拯、李鸿章的有关史事,以及反映重大历史事件的渡江战役总前委在瑶岗和六家畈吴姓家族。其意正如编者在导言中所言:“补前志记述之不足,彰肥东文化之精神,存地方史研究之成果。”可见,编者用心良苦,立意深远。“丛谈”的激活,使全志人文出彩,史脉流长。

乡愁是内心深处一种对家乡、对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或经历过的事情以及熟悉的事务的记忆、怀念、同感和向往,是内心深处那份最亲切、最柔软的情感,这种情感往往随着时光的流失而愈加强烈并倍感珍贵,进而变成一种精神的寄托与支撑。《肥东县志》可以说是全体肥东人的精神家园,从志中我们不难发现丝丝乡愁。广大农村还保留有多姿多彩的民俗文化,在悠久的历史和地域性的生活方式中传承至今。这些民俗活动同样是一代代农村居民的精神依托和文化记忆,可以帮助他们找到自己生存的根和精神归属。《肥东县志》单设“民俗”章,系统地载录了肥东境内各类各种民俗,内容非常丰富,读起来,倍感亲切,一个个传统习俗洋溢着浓郁的泥土味。我想每一个肥东人看过之后,无不产生认同感和亲切感。儿时的味道永远留在舌尖上、味觉中、心坎里。

编纂志书是一项系统工程,也是一项严谨的学术探索过程。《肥东县志》的编者以地情研究为基础,边编纂,边思考,边研究。同时,他们也吸收志界最新理论成果,用以指导实践,真正做到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继承与创新相并举。这些有益的探索在《肥东县志》中得到充分体现。总之,《肥东县志》是一部人文厚重、特色鲜明的佳志良作。

(史五一:安徽省地方志办公室市县志指导处副处长)


为《肥东县志·肥东丛谈》点赞

王 惠 莹


《肥东县志(1986—2005)》(以下简称《肥东县志》)出版后,我饶有兴趣地阅读了全书,留下了良好的印象,对其中的第二十四篇《肥东丛谈》,尤为赞赏。

地方志书设立“丛谈”,是清代方志学大师章学诚的修志主张。他在《方志立三书议》一文中提出:一部志书由“志”“掌故”“文征”三部分组成,“仿纪传正史之体而作志,仿律令典例之体而作掌故,仿文选、文苑之体而作文征”。后来,他又提出“三书”之外,另有“丛谈”之说,犹如“杂记”或附录。所谓“丛谈”,则是“博览所余,栏入则不伦,弃之则可惜”的那些“稗野说部之流”,如歌谣谚语、街谈巷议、故老传闻、人物轶事等一切新奇可喜之传。

续修《肥东县志》编纂者从县情实际出发,借用“丛谈”之名,以章、节、目的结构,以专文的形式,或从事略,或从文化,或从家世,或从历史建树等方面,分别对包拯、李鸿章与肥东淮军、渡江战役总前委、六家畈吴姓家族,进行多视角的记述,浓墨重彩地记载肥东县最具影响力的名人与史事,彰显肥东厚重历史底蕴和文化积淀,大大增强《肥东县志》特色,有力提升县志质量。

《肥东丛谈》编纂者思路清晰明确,所确定的记述范围、集中概括的方方面面有关内容、记述的笔法,也甚为得当。这里对“丛谈”所记的四个方面,略作评述。

“丛谈”之一:包公文化

包拯(999年—1062年),北宋庐州(今肥东县包公镇小包村)人,以惩恶扬善、明察秋毫、解民倒悬、公正廉洁著称于世,千百年来形成丰厚、独特的“包公文化”。包拯是肥东的骄傲。

其内容含五节,先后写了“包拯传略”;“包拯遗迹”介绍包公故里遗存,包孝肃公祠,包河,包公墓等;“包拯戏文”罗列著名剧目和小说,如《陈州粜米》《铡美案》等;“包拯后裔”历经1000多年的繁衍,分布在全国各地,其中肥东县包公镇有包公后裔2000多人;“包拯传说”收存《箭杆黄鳝马蹄鳖》《肥东焦面》《长嫂如母》等故事。包拯原本是一个真实的历史人物,但百姓将其不断神话,赋予他众多脍炙人口的传奇故事,表达人们对这位清官的敬仰之情。“包公故事”被列入安徽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丛谈”把凡此种种,集中到一起系统记录,既较好地反映了包拯轶事和包公文化,又给读者以真实感人的印象,受到深刻教育,对包拯肃然起敬。

“丛谈”之二:淮军与肥东

其内容包括三节:

“淮军诞生”,介绍了李鸿章奉旨回到老家肥东创建淮军的过程。

“肥东淮军人物”,淮军从肥东发迹,肥东是“淮军文化”的摇篮。淮军10万之众,肥东籍官兵3000人,参将以上的将领有200多人,淮军将领中总兵30人,提督以上22人。除李氏爷孙、父子、兄弟外,更有吴毓芬、吴育仁、吴毓兰、郑国魁、郑国榜、黄桂兰、唐仁元、沈大鰲、余思枢、王德成等一大群乡党出类拔萃,传出了“九里十三将”的佳话。李鸿章以淮河以南地方团练为基础,组建封建武装淮军,支撑晚清将倾大厦40年,以致形成“同光中兴”太平景象。从19世纪70年代以后直至19世纪末,淮军逐步成为国防军的主力。他们虽然早期充当清政府的帮凶,镇压农民起义,但在后期的政治、军事和经济建设上,做过不少对祖国和人民有益的事,如保卫国防、兴办矿山、修建铁路、创办邮政、兴修水利、营造农田、入朝抗日、镇守台湾等。

“淮军建筑遗存”有振湖塔,李瀚章庄园,宰相府等。除了历史名塔振湖塔是六家畈吴氏宗族的风水宝塔,其余是李鸿章家族遗存。

这些记载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肥东人杰地灵、崇文尚武的特色,披露了淮军与肥东的历史渊源。

“丛谈”之三:渡江战役总前委在瑶岗

其内容共有六节:“调兵江北”“进驻瑶岗”“ 精心组织”“横渡长江”“横槊赋诗”“ 离开瑶岗”,生动记录了渡江战役总前委在肥东撮镇瑶岗村的风云岁月。

在“丛谈”中我们看到:1949年3月20日至4月27日早晨,渡江战役总前委、中共中央华东局、华东军区机关,渡江战役总前委书记邓小平、常委陈毅,进驻瑶岗村,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指挥震惊中外的渡江战役,英勇的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渡国民党数十万重兵把守的长江天堑,4月23日攻克南京,宣告了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反动派政权的覆灭,解放全中国。肥东人民热情迎送亲人子弟兵,情同鱼水,做军鞋,运粮草,抬担架,为打倒国民党反动派、创建新中国立下奇功。

这些内容是肥东独有,他处所无,充分显示出肥东人民对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深情厚爱,肥东凭借“天时地利人和”的地域条件,对中国革命作出了重大贡献,让肥东人民倍感自豪。原先默默无闻的瑶岗村,从此变为一张红色名片,永载史册。

“丛谈”之四:六家畈吴姓家族

其内容包括三节:“聚族而居”“耕读传家”“地域风情”。800多年来,位于县域最南端、巢湖半岛的肥东县长临河镇六家畈,吴姓聚族而居巢湖岸边,人丁兴旺,人才辈出,逐渐发展成为合肥东乡闻名遐迩的名门望族。今散居全国各地,人口超过十万。六家畈是安徽省赫赫有名的最大侨乡。全镇有旅外华侨3000多人,分布在美国、英国、加拿大、日本、新加坡等国家。这里是鱼米之乡,环境优美,文化积淀较深,被誉为文化之乡。

自近代以来,六家畈走出了众多的政治家、军事家、科学家、社会活动家和艺术家。例如,第一个被批准进入美国的中国新娘吴世珊,是美国华人妇女商会创会人,她所创办的“吴阿姨热线”,为万千中国留学生和华人排忧解难,被誉为美国的雷锋。将门淑女吴静娴,先后荣膺台湾十大歌星、香港十大歌星,她扮演台湾电视连续剧《星星知我心》女主角古秋霞,在祖国大陆家喻户晓。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为国家的工业建设,为人民代表大会的会议制度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

清末大批六家畈人追随李鸿章出生入死,日后成为淮军将领。以吴氏兄弟为首的淮军将领返乡后大兴土木,建起了一座座深宅大院,使六家畈空前繁荣。现存三处古民居群,共有房屋近百间,是江淮地区最大古建筑群。

这些内容,如实反映了六家畈吴氏家族不断发展壮大的轨迹和现状,连及海内外吴氏宗亲在各领域作出的丰硕成就,亦为宗亲文化的研究提供了重要资料源,颇为可贵。

编纂社会主义新方志,是一件复杂艰难的文化工程,必须在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指导下,广泛深入搜集资料,认真研究并把握地情特征,悉心探索编纂操作方法,理清编纂思路,以“更上一层楼”的目标,尽心竭力地追求志书的高质量。《肥东丛谈》的成功编纂,可圈可点,以一个重大的整体成果,为精品志书《肥东县志》锦上添花。


《肥东丛谈》语言流畅,文字精炼,史料丰富,可读性强,引人瞩目。它是《肥东县志》的精彩亮点,极有特色地反映了肥东地情和人文精华,补前志记述之不足,彰显肥东文化之精神,存地方史研究之成果,使《肥东县志》达到了资治、兴利、教化的功效。

总之,续修《肥东县志》的《肥东丛谈》篇,是批判地继承章学诚“三书”之外设“丛谈”的主张,从县情实际出发,把“丛谈”作“升格”处理,在《肥东县志》中创设《肥东丛谈》篇。这一成功实践,得到了方志界的认同和好评。2016年,安徽省地方志成果评奖结果公布,《肥东县志》荣获地方志书类特等奖,这其中,自然包括对《肥东丛谈》的充分肯定,可喜可贺!


(王惠莹:合肥市地方志办公室主任科员)